猫眼往何处去?野心、桎梏、难题

国内新闻 阅读(1759)
?

  /贾阳编辑/郑道森

  rc=

9月3日深夜,Cat Eye Entertainment发布了一份招股说明书,以确定对香港的首次公开募股。

(根据招股说明书,Cat Eye Entertainment的主要公司名称是EntertainmentPlus,Merrill Lynch和摩根士丹利是Cat Eye IPO的联合赞助商,而Huaxing Capital是独家财务顾问。)

招股说明书中的数据令人惊讶,中国电影业最大的在线票务平台继续遭受损失。

2018年上半年,猫眼娱乐损失2.31亿元,调整后亏损2070万元;收入18.95亿元,同比增长100%。回顾过去几年的业绩,2015年,2016年和2017年Cat Eye Entertainment的净亏损分别为人民币12.98亿元,5.08亿元和7610万元。

换句话说,自2015年以来,猫眼的累计损失已达到21.13亿元。

调整后的净利润数据将使Cat Eye在2017年获得正收益。根据这一统计指标,自2015年以来Cat's Eye的累计损失为13.75亿。

然而,猫眼收益数据中显示的问题仍有待解决。

尽管2017年调整后的利润,但今年上半年的利润再次转为负值。尽管曾经充满平台的票务战已经成为过去,但猫眼仍难以获利。根据招股说明书,截至2018年6月30日止六个月,Cat's Eye的净现金流出为4.47亿元。

在Cat's Eye首次公开募股的背后,它是Light,Tencent和Meituan三大投资者的“资本局”。经过几年的“吸烟运动”,还有几个在线购票平台,如Cat Eye,Micro-Shadow和Guevara。它通向资本市场。

这家娱乐巨头公司去年年底估值为200亿美元,腾讯投资10亿美元。 IPO正处于资本市场的低潮之中。目前尚不清楚估值是否可以大幅增加。

但如今,网上门票销售的市场结构基本固定。猫眼的发展必须依赖于电影上游产业链的扩展,以及广告和电子商务等新平台业务。

在《后来的我们》关于“退款门”的争议中,目前电影业上游资源的竞争越来越激烈,猫眼需要突破政策和行业才能实现其原有的雄心壮志。

在线票务的最大受益者也引发了电影业“公平公正的讨论”

2013年开始营业的Cat Eye公司发展迅速。 2015年至2017年收入5.96亿元,13.77亿元,25.48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106.6%。

在复合年增长率超过100%的背后,整个中国电影市场的在线票务率迅速增长。据统计,今年的夏季档案,国家剧院通过第三方票务平台销售了84%。

猫眼无疑是互联网门票销售的推动者,受益者,甚至是规则制定者。

根据招股说明书,2018年上半年猫眼月活跃用户达到1.335亿。根据艾瑞咨询报告,Cat Eye是中国最大的在线电影票务平台,基于上半年电影票交易总数2018年,市场份额超过60%。

目前,每张电影票的电子商务服务费约为4元,这意味着当互联网票务平台变得更加稳定时,Cat Eye将获得可观的服务费收入。

此外,Cat的眼睛业务已经多元化,涵盖在线娱乐票务服务,娱乐内容服务,娱乐电子商务服务和广告服务。

这包括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的制作,推广和发行。根据招股说明书,在2018年,Cat Eye为《红海行动》《我不是药神》《邪不压正》等电影提供营销服务,并为《延禧攻略》和《创造101》等网络内容提供数据支持和营销。

根据猫眼平台提供的数据,今年主要制作10部电影,主要发行3部电影。

同时参与制作,发行,营销,售票等方面的一部电影,也引起了一些争议。

如果平台方面有一定的垄断地位,它会影响市场的公平性和公平性吗?这也是近年来猫眼背后最大的一点。电影背后的“回程门票”事件,如《后来的我们》,也引发了业内热烈的讨论和监管机构的参与。

腾讯调解“三巨头”联盟,促进猫眼快速IPO

猫眼可以获得如此大的市场份额,这种快速增长的表现,离不开主要资本政党背后的“握手和谈判”,特别是“腾讯爸爸”的调解,促进了两大的合并猫眼和平版印刷平台。

Cat Eye Entertainment最初创建于2013年,是美国代表团内部孵化的项目。

2016年,美国代表团决定剥离母公司的目光。随后,Light Media董事长王长田买下了猫眼控制权,Cat Eye成为轻型控股公司。

在此次IPO之前,Cat Eye电影共经历了四轮融资,即:2016年4月12日,猫眼电影A轮融资十亿级,投资者是美国集团评论; 2016年5月,光源使用现金23.83亿元,轻媒体库存23.99亿元,换取猫眼的57.4%; 2017年9月,猫眼和平版印刷策略合并; 2017年11月,猫眼光刻赢得了腾讯行业10亿投资的双赢基金。

与平版印刷的战略合并帮助猫眼成为线票务平台的两大巨头之一,重塑了行业格局。在光刻合并之后,猫眼整合了原始光刻和格瓦拉的娱乐门票,同时,美国和美国的两个主要交通平台都有一个入口。

根据招股说明书,Light及其关联方为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48.80%;腾讯的持股比例为16.27%;和美国代表团是8.56%。他们都是Cat's Eye最重要的股东,以及与Cat's Eye的战略联盟,以增强用户体验并协助产业链拓展业务。

在“三巨头”的支持下,Cat Eye具有流量和内容资源的优势。

自2017年9月起,Cat Eye与腾讯建立了长达五年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在此期间,Cat 目。

2016年5月,Cat Eye与美国代表团建立了为期五年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该术语随后延长至2022年9月.Cat's Eye是美国使命和公众意见应用程序娱乐票务和服务的独家商业合作伙伴。

光明,美团,腾讯,三巨头的联盟,从资本层面来看,无疑给了猫眼一个“最好的结局”,腾讯的纵横,在线票务平台的战争过早结束,也离开了电影市场一种“滴水”类型的基准合并案例。

当猫眼合并到平版印刷术中时,许多金融投资者背后的平版印刷没有意识到现金退出,但通过平版印刷时代继续持有新公司的猫眼平版印刷品。

除了作为“三巨头”的资本盛宴之外,这次首次公开募股还使许多在光刻时代投入巨资的金融投资者实现了退出的机会。

猫的目光在哪里?

在今年的上海电影节期间,猫眼光刻CEO郑志伟在合并后进行了第一次战略发布。他说,作为一个“血液”复杂的公司,与为英美烟草公司工作相比,“猫眼”将为同行探索道路,成为每个人的合作伙伴和助手。在中国电影业即将屈服的历史时刻道路,成为一个工业加速器。他还说,猫的眼睛将从产品,数据,平台资源,操作系统等方面入手,使每个环节更容易。

郑志军近期的猫眼目标是从票务平台升级为一站式互联网+泛娱乐服务平台。该平台实际上承担两个角色。第一个角色是赋予行业权力,并提供创造增值的能力;第二个角色是帮助创建高质量的内容。

除了业务与股东的深层约束外,Cat Eye本身已经是一个行业巨头,并且正在建立自己的投资环境。与淘宝机票索赔的发展方向不同,Cat Eye继续依靠“资源背景”进入上游,并成为一个奠定整个产业链的公司。

Joy Media的95.3亿元股权不仅是实施猫眼策略,而且还是一个非常精彩的资本故事告诉市场,当票务业务逐渐显示上限,为上市做好准备。双方将在影视项目的投资,公告,互联网流量和技术方面开展战略合作。

Joy Media背后的“导演节”阵容非常豪华。公司已与宁浩,徐伟,王家伟,陈可欣,顾长伟,张一白等六位股东签约,并兼任贾樟柯,文伟,王小帅,李阳,陈大明等董事。密切合作。

事实上,对猫眼的巨额投资反映出,电影行业上游优质资源的资本争夺战已经升温。除了争夺大师之外,高质量新人的新作品是否会一个接一个地出现,也是测试猫眼的重要命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