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见过Idol本人的梵高头号粉,散尽家财为偶像建了座博物馆

国内新闻 阅读(1511)

  

  她一生从未见过梵高,却是他的头号粉丝,散尽家财为他建起一座博物馆

  

  星空的夜幕下,

  一盏硕大的黄色的灯,

  照亮了整个露台,

  光亮甚至洒在了街道的鹅卵石上,

  视线向着咖啡馆和小巷深处延伸,

  精湛的笔触透露出画者内心狂野的张力。

  

  文森特梵高《夜间的露天咖啡座》,1888年

  梵高在1888年9月画下了这幅传世之作,然而他并不会知道在他逝世多年以后,会有一个叫Helene Kr?ller-Müller的“头号粉丝”将这张画当作传家宝一样小心收藏。

  

  Helene Kr?ller-Müller

  但如果没有Helene用前瞻的眼光,

  去发掘这个险些被埋没的艺术家,

  恐怕今天的我们也无法欣赏到

  如此多的梵高画作。

  

  1869年生于德国的Helene,

  父亲是矿业钢铁业原料供应商,

  从小家境殷实的她接受了良好的教育,

  1888年她嫁给了荷兰船业、

  采矿业大亨Anton Kr?ller,

  婚后Helene移居荷兰鹿特丹,

  还继承了自己父亲的公司,

  到20世纪初,

  她已经是荷兰最富有的女人之一。

  

  Kr?ller夫妇

  Helene从小就对艺术有着浓厚的兴趣,1906年,他机缘巧合认识了艺术评论家、收藏家、画商Henk Bremmer,他为Helene打开了艺术收藏的大门,并不余遗力地教授她如何读懂艺术品、如何理解艺术家的情感以及鉴赏收藏的门道。

  

  也是通过Henk Bremmer,

  Helene认识到了梵高这个内心炽热的画家,

  并被他画作中的浪漫与激情所深深感染。

  

  蓝色与黄色向来是梵高的最爱,

  这两种对比色,

  一个诉说着恬静的心情,

  一个代表着喧闹的气氛。

  1909年,Helene买下了他的

  《瓶子、柠檬和橘子的静物》,

  亮到刺眼的颜色,

  可以在一瞬间抓到目光。

  自然光下的黄,

  显得那么炽烈热情,

  扑面而来的暖意与香甜。

  “当我看到梵高画的柠檬的时候,

  我感觉到了不一样的世界。”

  Helene说道。

  

  文森特梵高《瓶子、柠檬和橘子的静物》,1888年

  仔细地看,梵高的笔,

  在画面上停留的时间很短,

  形成的是一抹一抹的颜料,

  不完整,不顺滑。

  

  所有的洋溢芬芳都在扭曲,

  明亮的星光在颤抖。

  

  那种从明艳的色彩中,

  破体而出的绝望,

  无法囚禁的疯狂。

  

  Helene无法言说看到梵高画作的震撼:

  那样奔放、像火焰般的笔触。

  

  有时候,看着梵高的画,

  你无法停止从身体深处,

  从心脏蔓延开来的颤抖。

  

  仿佛觉得被什么东西击中,

  然后都会带着那种“伤口”,

  那种柔软的、致命的爱活下去。

  

  梵高的画,他的笔触和色彩,

  就像他的人生,满溢着矛盾、

  激情、痛苦和炽热深沉的爱,

  却又被孑然一身的孤独,

  禁锢在抑郁的深渊。

  

  梵高生前有一个心愿:“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一家咖啡馆展出我自己的作品。”他的一生短短37年,真正作画的时间不到10年,却给后人留下了大量传奇作品。

  Helene当年也立誓:自己一定要建一座属于自己的博物馆,并在百年之后成为荷兰的一个文化地标。

  

  库勒-慕勒美术馆

  Helene多年的执着,几乎散尽二人的家产,

  才有了后来大名鼎鼎的库勒-慕勒美术馆

  (Kr?ller-Müller Museum)

  馆内所藏梵高作品数量仅次于

  阿姆斯特丹的梵高博物馆,

  包括90余幅油画和185幅素描。

  

  不仅如此,馆内还藏有包括但不仅限于蒙德里安、毕加索、雷诺阿、乔治修拉、塞尚、贾科梅蒂的作品,而且库勒-慕勒美术馆所处的国家公园,也是Kr?ller夫妻二人买下的,共计55平方公里,包含了他们的住所、花园和私人猎场St Hubertus。

  

  而梵高在去世百年后,

  欧洲争相为他建造规模宏大的美术馆,

  可谓是用自己的勤奋,

  最终走上了人类世界的艺术顶峰。

  

  大都会有他的鸢尾花、

  扭曲向上生长的油柏树和自画像,

  他的画和莫奈的画是隔壁邻居,

  都有一点一点的细腻笔触。

  但你能在他的每一笔中,

  感受到他的疯狂与柔情。

  

  他是个热爱自然、

  并能从简单的事物看到纯粹之美的画家。

  他宁可画从窗户向外看到的树影,

  也不画想象中的美丽幻像。

  

  近距离观察那些挂在墙上的画,你能感受到他在作画时,心中在默念着“我是多么多么的爱你,我的心为你颤抖,我的手指直到画笔折断都无法停止描绘你。”

  该是多么激进的人格,才能画出如此强烈的笔触。

  

  他痛苦,绝望,逃避,怪异,疯狂,天才,堕落,但画作的确美得令人窒息。

  即便他选择离开,他也是梵高,疯狂地像只向日葵。

  

  这位伟大的画家,

  到死也没有功成名就,

  除了供养了他一生的弟弟之外,

  在他的有生之年,

  没有多少人真正懂得他的价值。

  

  他是天才,

  内心却孤独得失去支撑。

  对于Helene来说,

  梵高是纯粹的艺术家,

  是19至20世纪整个艺坛

  都在觉醒的时代象征。

  

  纵观历史,

  喧嚣尘世中,

  创造永恒之美者,

  皆忽视尘世价值,

  以勇气描绘内心孤独。

  

  《梵高传》里面写道:

  “你受到的磨难越多,你就越应该感到高兴。一流的画家就是这样造就出来的。空着肚子比脑满肠肥要强。

  梵高,一颗破碎的心所感受到的不幸,比美满的幸福对你更有好处。”

  

  梵高用伟大的才华,

  与世俗苦难抗争,

  尽管他没有等到掌声响起,

  就挥泪而告别了世界。

  好在还有像Helene这般

  独具慧眼的艺术“狂热分子”,

  正是他们对于艺术的执着,

  才让如今的我们得以欣赏到

  这些珍贵的艺术品之风采。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