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赵雷33岁,依然活的像阿刁

国内新闻 阅读(1683)

  1993年,北京大院有个7岁的孩子,不太乖,爱好也跟现在孩子差不多,拆拆东西、逗猫逗狗。

  估计也是晴天的时候,在胡同里追着自己的影子跑,下雨的时候,脸上挂着雨水在水坑之间跳。

  

  他现在应该还不知道自由这个字眼,然而自由的影子早就开始随着他跑遍四九城的大街小巷。

  他大名叫赵雷,但是大家还是更喜欢叫他雷子。

  “地下道的声场特别好,在里面唱歌会上瘾。其实当时也没想着赚多少钱,就是为了玩儿,我们唱完就拿着钱去吃羊肉串了。”

  高考的年级,别的孩子都待在教室,把脑袋埋在书堆里面做题,赵雷却背着个吉他在地铁站通道里唱歌。

  

  1986年7月20日,赵雷出生于北京一个普通的商人家庭。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玩音乐的人童年都是叛逆、狂妄的,但是赵雷却不一样,在上高中之前,他一直都像普通孩子一样过着规规矩矩的生活。

  

  高中时,赵雷用攒了很久的零花钱,买了他人生的第一把吉他。

  抱着那把破吉他,拥有天赋的赵雷,像是被突然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在音乐的路上一发不可收拾。

  十几岁的年纪,他去过陕西、甘肃、云南、西藏,见识了不同的风俗人情,也尝到了生活的辛酸苦辣,这成了他后来选择民谣的重要原因之一。

  

  高中毕业不久,赵雷收到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可是挣扎了几天之后,他还是选择了喜欢的音乐,然后抱着那把破吉他,继续自己的音乐梦想。

  很幸运的是,那一次,赵雷的父母没有阻拦他,他们了解自己儿子的特立独行,也允许他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那个时候民谣太穷, 一听就是一根烟, 一听就是三瓶酒,老狼还在小酒馆里唱着《同桌的你》,周云蓬刚刚出了自己的第一张专辑《沉默如谜的呼吸》,然而销量惨淡。

  那一年,赵雷背着心爱的吉他,或穿梭或停留在北京的地下通道,开始了地下歌手的日子。

  他像所有北漂的年轻人一样,青春热血、朝气蓬勃,有着远大而固执的梦想。

  

  

  赵雷在当流浪歌手的时候,遇见了一个叫马菲的女人,还有一个叫马丘比丘的咖啡馆。

  后来,赵雷才知道,那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小酒馆。

  没有舞台,没有收入,只有一把简单的吉他,在台子上一唱就是一整晚,然后下台在角落里喝几杯烈酒。

  

  在那个不起眼的小酒馆里,赵雷唱过《南方姑娘》,赵牧阳在这唱过《黄河谣》,树子也在这弹唱过一首《旧岁》……

  那个时候,人们只知道那首柔情的《南方姑娘》,关于赵雷这个人,却一无所知。

  2010年,《快乐男生》大火,身边的朋友怂恿赵雷也去参加试一试。

  连赵雷自己也没有想到,那一次他顺利通过,拿到了pass卡。

  然而,现实却狠狠打了他一巴掌,因为赛制的原因,pass卡被莫名其妙的取消。

  知道消息的赵雷去了小酒馆喝酒,孤独、绝望、失落,那一晚,他喝的大醉。

  第二天清醒后,他看着窗外车水马龙的城市,想起自己走过的每一步,还是觉得不甘心。

  他决定再试一次。

  

  长沙赛区唱不了了,赵雷就转战广州唱区,凭借原创歌曲《画》和《南方姑娘》进入了全国20强。

  虽然最后止步于12强,但是对赵雷来说,已经够了。

  因为,对赵雷来说,有人愿意并喜欢听他的歌,比中了彩票大奖还兴奋。

  2011年,赵雷发行了个人首张专辑《赵小雷》,那首后来被广为吟唱的《南方姑娘》,就被收录在这张专辑里。

  

  四年后,赵雷在山东济南举行的月木纹时光MINI live系列演唱会,发表了单曲《再也不会去丽江》。

  同年,赵雷进行了“我们的时光”全国剧院巡演,也就是那一年,他获微博音乐人网络评选的“年度金曲”以及“年度最受欢迎音乐人”的称号。

  那个在舞台上唱着理想和现实、铁骨与柔情的赵雷,那个私下里用一杯酒敬畏青春的大男孩,用自己的青春重新定义了民谣。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来听他的演唱会,很多小姑娘在台下哭喊着:“赵雷,我喜欢你!”

  然而,赵雷还是没有火起来。

  很多人说民谣本来就是小众歌曲,火起来的就不是民谣了,这句话也许很对,或许又是错的。

  

  2017年,赵雷被邀请参加《我是歌手》,那一次,他的《成都》唱哭了现场的所有人。

  《我是歌手》第三期播出后,赵雷火了。

  然而对于突如其来的爆红,赵雷明显是手足无措的。

  唱了那么多年民谣,从来只被当成小众,人们记住的只有那些沧桑、青春的歌词,对于他,却一无所知。

  爆火后的赵雷躲在北京的房子里,他感到震惊:

  “那些好多年没有联系、没有瓜葛的朋友,突然就在微信上发来了消息,亲切问候、关怀备至,像是多年不见的老友。”

  

  当年那个背着吉他,或待在小屋里写着没有人听的歌曲,或游走在北京地下通道里的流浪歌手,摇身一变成了火遍大江南北的民谣天才。

  任何事情,一旦扯上名利,都会变得躁动不安,而民谣却不需要这种纸醉金迷,赵雷对这种突然的转变,显然不知所措。

  从独立音乐人走向一名“歌手”,渐渐地,越来越多人把赵雷当成“明星”一样看待。

  很多人买票去看他的巡演,很多粉丝早早到场地等候,演出结束后,甚至有粉丝跑着追车,求签名和握手。

  赵雷说:

  “我是什么人啊?我就只是一个希望能天天骑着摩托车乱窜的人,我怎么可能被这种东西束缚?”

  

  自己的歌有人喜欢、有人听就好,这是赵雷简单而又固执的想法。

  成长寂寞的路上从来都不是一个人,与他相同境遇的还有李健和朴树。

  李健担任新人毛不易的专辑制作人时,在给毛不易的寄语中奉劝他,年少成名,特别要注意“惜才”:

  “你需要格外保护好自己的才华。怎么保护?去锻炼身体,减少不必要的工作,买辆车远离人群自己生活,多练琴,多阅读。”

  

  而同样以流浪标榜的朴树,则拒绝了大多数的商演和邀歌,远离人群,逃避世俗,活成了独特的自己。

  而赵雷则写了一首歌来表达了内心,他在《静下来》里写到:

  “我想应该静下来睡一个觉,我想应该静下来想一个人,我想静下来忘掉那些事情,我只想静下来去反省自己。”

  热闹和喧嚣,只会让人在躁动中迷失方向,只有远离人群,才能找回真正的自己。

  而他一路孤独前行,只是希望把最纯粹最真实的“赵雷”,展现在别人面前。

  

  

如何评价赵雷的歌曲?

  下面有一个高赞回答:

  赵雷从来不进行后现代式的解构,他只对自己的生活进行总结和重新思考,同时再投射出一点儿当代社会的缩影,歌词风格多变,屡屡令人惊艳,可风格却始终质朴,润物无声。

  赵雷的歌里总是带着一种伪青年的味道,唱着身边发生的小事,却总是能引起很多人的共鸣。

  有人说这个年代里,情感共鸣是唯一一个可以产生共振的东西,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赵雷的歌曲就像在心底轻声吟唱另外一个自己。

  《理想》里,他唱出来多少人的无奈和委屈:

  “一个人住在这城市,为了填饱肚子就已精疲力尽。还谈什么理想,那是我们的美梦,梦醒后,还是依然奔波在风雨的街头。”

  

  这不就是我们自己吗?

  那个在陌生的城市摸爬滚打,拖着一身疲惫,在前途渺茫时,独自走在昏暗街道里的自己。

  相比于现代民谣的矫情做作,赵雷最难能可贵的是朴实。

  他只是用一种普通人的视角解读生活,唱出了现实的无奈,也吟出了世界的温情。

  《成都》里的那句:

  “你会挽着我的衣袖,我会把手插进裤兜。走到玉林路的尽头,坐在小酒馆的门口。”

  

  完全惊艳到了我,我想,世间最美的爱情也不过如此吧?

  早些时候,赵雷的《南方姑娘》满足了多少人对南方姑娘的幻想。

  那个喜欢穿着裙子的南方姑娘,淳朴、善良、眼神忧郁,还有对未知的渴望。

  赵雷唱出了一个女人的故事,故事里有诗和远方,还有那让人无奈的苍凉。

  

  赵雷火了,可是却很少再看见他了,他推掉了大部分的商业演出,在演唱会上大骂主办方,活成了别人眼中“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人。

  可是关于音乐、关于民谣,他却从来没有停下脚步。

  后来,他带着《醉了》回归,曾经在台湾一路骑行,在海边,在山间,和家人,和路上遇到的人,和路上的自己,一起完成了他还未完成的歌曲。

  

  身体和灵魂,总要有一个在路上,赵雷或骑着摩托车或徒步行走在台湾的大街小巷,带父亲吃了正宗的竹筒饭,听了一场只属于台湾小众的音乐盛宴,遇见了张震岳。

  “我其实很羡慕像张震岳那样的音乐人,骑骑机车,外出旅行,然后写写音乐,像郑智化那样的歌手,只有远离人群才能找回自己,音乐的最初并不需要妥协。”

  他不喜欢被束缚的生活,骑骑车、看看风景、远离人群在他看来是最好的生活状态。

  

  雷子说民谣的创作从不在繁华的都市里,灯红酒绿、纸迷金醉的生活只会迷失自己,那种状况下写出的歌曲可以复制,可以批量。

  就像李健给毛不易的寄语中写到的一样:买辆车远离人群自己生活,多练琴,多阅读。

  其实民谣从来不需要井喷式爆发的歌曲,而是需要那坚守本心、唱出真实自己的歌者。

  赵雷的歌曲不多,但是那一首《南方姑娘》却足足让人记了八年。

  

  

  赵雷33岁了,一如从前。

  那个头发散乱,穿着黑T恤、牛仔裤,习惯戴着黑色墨镜的人,在舞台上曾以一首歌曲《阿刁》唱哭了所有人。

  昏暗的灯光下,他抱着一把木吉他,坐在舞台中央的高脚凳上,表情淡然,眼里却有光:

  阿刁 不会被现实磨平棱角你不是这世界的人 没必要在乎真相命运多舛 痴迷 淡然挥别了青春 数不尽的车站甘于平凡却不甘平凡的腐烂

  

  低沉的嗓音,抗拒的情绪,远离了撕扯的高音和技巧,在特定的氛围里,赵雷把那个不被理解、不愿屈服的阿刁,唱成了一个独特的自己。

  唱到动情处,他突然摘掉耳返,歇斯底里,像是在喊出内心的渴望。

  一曲终了,全场掌声雷动。

  岁月流逝,人来人往,纷纷扰扰,浑浊于世,但却总有一个宁静祥和、与世无争的地方,属于赵雷,属于民谣。

  他就像阿刁一样,虽与这个世界看起来格格不入,却一直在坚强而努力地生活。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