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锐钴业深陷亏损,机构二度抄底“赌明天”,他们会笑到最后吗?

国内新闻 阅读(690)

起草|丽水研究员高天天

在2018年的增长率下降和今年第一季度的首次亏损之后,韩瑞股份有限公司的半年度报告再次引爆了“大雷霆”的表现并震惊了首都市场。上市仅两年后,前“深圳股票王”跌至谷底。

Hanrui Cobalt 2017年的股价在一年内飙升至343元,成为沪深股市的明星股票。然而,该公司最近公布的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营业收入和利润下降,营业收入9.22亿元,同比下降38.6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8.33万元,同比下降114.47%;更重要的是,该公司钴产品的毛利率较去年同期下降了64个百分点,并降至负数。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表现已发生变化的前明星股票引起了机构投资者的关注。根据该公司的半年度报告,与2019年第一季度相比,有24家投资机构在第二季度出现了新的出货量。到底是怎么回事?

A股明星基金E Fund也包括在新增资金中。一些私人投资者表示,此时,实际情况是由于“左交易”的逻辑。等待最差表现的入场是周期性行业中常见的投资逻辑之一。

2018年4月,钴指数达到过去两年的最高值。在“涨水”下,汉瑞钴的股价也飙升至最高价,接近30倍。此后,国内金属钴价格继续下跌。目前的市场价格比2018年4月的高点下跌近70%。 Hanrui Cobalt的市值也缩减了近2/3。

今天,钴价已回落至12.5美元/磅左右,远低于2003年至今的平均18美元/磅,接近2015年的低点,几乎与采矿成本相同,并且几乎没有进一步下行的空间。随着钴行业供求关系的调整,预计钴价将反弹,而汉瑞钴的表现与钴价之间的正相关关系是投资者对左翼的信心。

事实上,这种左手投资“机会”并非第一次

冷钴行业的机构投资者数量在2018年中期达到顶峰。当时,钴价飙升的狂欢使许多机构投资者蜂拥而至。本期机构投资者数量达到179个,是季度报告的两倍多,其中近80%在钴价转折点后迅速退出。

经过几个月的钴价下跌,认为他们已经在2018年第四季度等待回落的机构。根据2018年年报,冷钴行业的机构投资者飙升140%,比第三季度。然而,钴价的下跌再次让他们领先饮用。 2019年上半年,LME钴价继续下跌47.27%,而HanRui钴业的股价近两年也创下新低。早期的录取机构再次逃离,季度报告降至18的新低。

借鉴上一次错误的教训,左翼的24位机构投资者能否成功投注?肖强谷对公司的基本面进行了分析。

钴行业曾是一个冷门行业,是新能源汽车势力的崛起,为沉寂多年的钴行业打开了新的下游市场,但也正是近年钴开采量持续上升,导致了市场由供不应求迅速变为供大于求。

由于难以承受钴价上涨压力,众多汽车及电子产品制造商从技术迭代途径发起了反击。本轮钴价下跌的缘起之一,是2018年6月特斯拉宣布,将钴的使用量将从目前的3%降至0%。同时,电子产品也更多地更换了低钴含量的锂电池。

显然,由于没有自有矿山,寒锐钴业无论是上游开采,还是下游应用都难以掌握定价权,囤积存货是保证正常生产、降低经营风险的必要条件。

在今年4月的2018年度股东大会上,寒锐钴业董秘陶凯曾表示,公司此前存货大幅上升正是因为原材料购入,并称随着电动汽车的全面推广,钴价在未来或将得到较强支撑。可惜他的预测似乎有些落空了。

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和钴价持续下跌导致的亏损,给寒锐钴业的原有经营计划带来了压力。2019年上半年,寒锐钴业采取黄金租赁等方式满足日常经营所需资金,同时一反常态停止了原材料囤积,以此来收窄亏损。截至6月30日,公司账面存货总额为11.4亿元,同比下降17.01%。

若果真如市场所期待的,钴价在下半年重返升势,寒锐钴业也必将在新一轮的涨价中承担更大的囤货成本压力。

随着5G覆盖加速,5G手机对于电池续航及安全的高要求,将需要更高比例的钴来实现,这有望成为行业具有活力的新增长点之一。而寒锐钴业既不坐拥矿山,所处的钴业中上游也不具多高的行业壁垒。它的命运,难道只是红极一时,随“价”逐流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