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国际时评:央行“放水”恐难纾欧元区之困

国内新闻 阅读(1851)
?

新华社法兰克福9月15日:中央银行的“排水”很难陷于欧元区

新华社记者沉忠浩

为了降低利率和购买债券,欧洲中央银行最近发布了新一轮的超宽松货币政策,目的是向疲软的欧元区经济注入“强心剂”,但很难为其提供支持。

欧洲中央银行在三年半后再次下调关键利率,以使欧元区在负利率泥潭中陷得越来越深,并在8个月后重启资产购买计划,以便量化宽松会回来。从预期结果来看,两者的结合,再加上前瞻性指导,长期再融资操作等,有望为欧元区提供更多的流动性,进一步降低融资成本并促进家庭借贷。然而,当前欧元区经济的症结不是缺乏流动性,也不是企业和个人的融资成本,而是国际贸易的下滑和制造业的萎缩。因此,欧洲中央银行发布的“放水”处方只能暂时缓解疼痛,无助地消除疾病。

欧盟委员会认为,全球制造业周期尚未触底,贸易和投资前景继续受到贸易保护主义和不确定性的影响。尽管就业市场仍然是欧元区经济的“亮点”,但疲软的外部需求和制造业可能会蔓延到服务业,抑制就业增长,进而影响家庭收入和私人消费。

在持续的贸易冲突和英国脱欧等不确定因素的背景下,欧洲中央银行宣布将降低今明两年欧元区的经济增长预测,并全面下调2019-2021年的通胀预期。

这意味着欧元区经济的现实情况比预期的要糟糕,而且短期内似乎没有光明。 2012年7月,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Mario Draghi)的“不惜一切代价拯救欧元”挽救了欧元区濒临崩溃的边缘。随着时间的流逝,面对经济再次滑入衰退边缘,欧洲央行有些无奈。

截至目前,宽松的货币政策已经在欧元区执行了8年以上,其中债务购买计划已执行了4年,几乎所有的政策工具都被极端使用,边际收益减少了,副作用增加了。德意志银行首席执行官克里斯蒂安泽文(Christian Zewen)认为,欧洲中央银行几乎没有任何有效预防实际经济危机的手段。

事实上,自欧洲债务危机以来,尽管欧元区建立了金融“防火墙”并重组了公共财政,但在纠正结构性缺陷和解决结构性矛盾方面尚未取得实质性成果。统一的货币政策仍然不能与“个体政治”的财政政策配合。南欧和北欧之间的发展失衡和竞争力差距仍然很明显。银行业联盟尚未完成。与此同时,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的兴起使欧洲继续处于政治舞台的“地震”中,欧洲经济常常是“逆风”。

对于欧元区的“病态”,欧洲中央银行几乎无事可做,而批评家批评其长期“清算”所提供的低成本资金消耗了成员国的意愿。促进结构改革。欧元区经济改革的滞后意味着您无法“建立自己的身体”。一旦风险来袭,将很难避免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