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中国女子综合格斗手熊竞楠:希望为祖国再拿一条金腰带

国内新闻 阅读(1677)
?

中国女子混合格斗手熊靖南将于10月13日在东京ONE锦标赛中与新加坡人李胜珠作战。用将军澳击败对手。在第二场战斗中,熊京南通过将草的重量减轻到原子水平来挑战李胜珠的黄金地带。如果获胜,熊京南将成为中国MMA的第一个双打女子世界冠军。

《环球时报》:作为中国女子混战的世界冠军,在即将到来的比赛中,您是否感到很大压力?

熊静安:肯定有压力,但是对于14亿人口的期望,压力是我的动力。

《环球时报》:过去两年来,中国MMA的发展非常迅速。您认为像您和张伟利这样的最佳运动员是哪个角色?

熊静安: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的混合搏斗起步较晚,但这并不妨碍中国运动员在国际平台上的表现。我和张伟利为中国赢得了两条金腰带。我相信这是对所有中国运动员的激励。我们中国人也可以在国际平台上做到最好!我们期待着为祖国再添一条金腰带!

《环球时报》:您认为战斗中的当前观众达到了您的期望吗?如果没有,您希望这项运动达到什么水平?

熊俊南:我认为当前战斗的发展没有达到我的期望。自远古以来,中国就高度认可台湾文化。从《霍元甲》到《叶问》,可以看到这些电影的流行。我希望有一天,像足球,篮球和乒乓球这样的战斗将受到中国人民的欢迎。

《环球时报》:您曾经是系统中的拳击手,现在您在专业领域取得了巨大成就。您能告诉我们您从专业经验到专业经验的变化吗?有什么建议?

熊俊南:实际上,当我还是一名拳击手时,我一直想知道是否有一个更全面的锻炼,不能被站立或地面所限制。在发现混合格斗运动之后,我认为这是我想象中的运动。综合搏击结合了各种武术,因此对反应敏感性和综合能力的要求将越来越高且更具挑战性。

《环球时报》:这是您第二次踏上日本舞台。您认为与本地地方法院的优势有何不同?

熊静安:压力很大,阻力更大。我两次保卫国家,张伟利也获得了国内冠军。有了她自己的同胞,胜利变得更加激烈。尽管在日本的战地上坐着的同胞不多,但我心里却有中国。当李胜珠锁住我时,我的耳朵似乎在家里响了。那时,我无法投篮,无法夺取中国的第一条金腰带。丢失。

《环球时报》:您在上一场比赛中的意志力非常高。许多专业人士说您做了无法做的事情。您能谈一下当时的经历以及您自己的时间吗?心脏之旅?

熊静安:就像我上面说的,当我被锁住时,我以为我的手臂会断裂,也许我被三角锁锁住了,但是当时我想着,我一定不是中国的第一条金腰带丢失了!我担心裁判会提早终止比赛以保护我,所以我尽力给裁判一个好的手势。当我转过身,看到队友的担忧时,我就给他们一个好的答案。如果我再次做同样的事情,我将做出相同的选择。

《环球时报》:如果您赢得下一场比赛,您将成为中国第一台多斗战斗机,之后会有什么计划?是否会考虑在边境其他地区进行水测试?

熊静安:有很多品牌与我联系,谈论跨国合作。我想我可以试试看。但是现在我不想在比赛后考虑太多事情。现在,我试图赢得比赛,为国家赢得荣耀。

《环球时报》:您今天的成就能做什么?您对年轻战士有什么样的委托?

熊静安:这句话比较俗气,但信念是我的动力。每个人都有一个梦想,最优秀的运动员和最优秀的运动员都将争夺冠军。但是在追逐梦想的路上,有多少人没有放弃,痛苦和眼泪,以及咬紧牙关的那一刻,没有人相信自己不能坚持。我想对他们说,中国军队!祖国有14亿人支持我们!

《环球时报》:从昆仑到ONE锦标赛,粉丝见证了您的快速发展。根据您自己的经验,您认为从本地领域到国际舞台的最大变化是什么?

熊静安(Ziong Jingan):因为我在当地赛场上表现出色,所以我很荣幸能够进入国际赛场并参加ONE锦标赛。一个人带给我很多东西,但最大的变化是,我终于可以代表中国在世界地图上留下中国的烙印。

《环球时报》:今天您最想感谢谁?您想对他说些什么?

熊静安:我要感谢我的家人。他们一直支持和爱我,因此我有空间追求自己的理想。还有一些我认为是家庭成员的朋友,以及我的教练和陪练。他们为我付出了很多。我不是说话者,但我的成功与许多人一直认为我已经为此付出是不可分割的。我衷心感谢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