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惨内幕交易!交易额300万亏了130万还被罚30万

国内新闻 阅读(720)
?

10月15日晚上,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行的内幕交易券可能是一年中最糟糕的内幕交易。

当时上海新日升总经理王建国从内部人士那里得知消息未公开时,听说邦宝之谜会进行收购并大量购买该股票。

最后,对Bangbao Puzzle的收购以失败告终。黄建国赶在邦宝之谜暂停前,以超过300万元的价格购买了该股票。最后的一笔巨额亏损超过了130万元人民币。他的内幕交易行为被证监会发现,并处罚款30万元。

认识Bangbao Puzzle的副总裁并获取内幕消息

2016年7月,广东邦宝益智玩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邦宝拼图)计划在初步计划收购游戏和娱乐公司之后,专注于教育的发展。

2016年11月,邦宝公司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李某明邀请深圳市前海资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李某为具有自主版权的教育收购目标提出建议。

2016年12月8日,李肇星陪同五宝集团董事长吴某辉,吴某辉,国金证券投资银行董事总经理宋某,哥林教育总经理柯慕荣先生随行。双方于2017年2月28日基本就收购合同的重要条款达成协议。 2017年3月25日,吴某辉,柯某荣,李某明,李某等人签署了《广东邦宝益智玩具股份有限公司与广东格灵教育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及其股东之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框架协议》。

2017年3月27日,“ Bonbao Puzzle”被暂停。第二天,邦宝之谜发布了关于重大事件暂停的通知:该公司正在计划一个重大事件,可能涉及重大资产重组。 2017年5月23日,邦宝之谜发布了终止这一重大资产重组的公告。

Bonbao收购Geling Education构成了上市公司的一项主要投资活动。内幕消息的形成不迟于2016年12月8日,并于2017年4月5日发布。

李宝明,邦宝之谜的高级经理丁某,是国金证券邦宝之谜的发起人,以收购“格林教育计划”,参与了谈判过程。李某明知道时间不迟于2016年12月。8月8日,丁某知道时间不迟于2017年1月10日。

黄建国,随后担任上海新日升传动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日升”)的董事兼总经理。

黄建国认识邦宝之谜的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李某明。李某明知道内幕消息并发布内幕消息后,黄建国和李某明共打了6通电话。

2015年12月,邦宝之谜财务总监李莫林介绍说,丁某在汕头会见了黄建国。黄建国是鑫升生的实际控制人,并愿意让鑫升进入市场。林向丁介绍了团队,黄建国经常向丁某咨询新上市的事宜。

黄建国和丁某在微信群中。通常,他们将通过业务咨询,参与活动和用餐进行沟通。在丁某了解内幕消息之后,在内幕消息发布之前,黄建国和丁某总共打了24次电话,见了两次。

黄建国控制着他人的帐户,并在交易暂停前购买了“邦宝之谜”。

黄建国控制着其他人的账户,而最重要的是邦宝之谜。

“佘某琳”证券账户于2017年3月24日(“邦宝之谜”停牌前最后一个交易日)购入87,700股“邦宝之谜”股票,回购金额为320.61万元。 2017年12月22日前全部卖出,亏损135.82万元。

黄建国决定从“佘某琳”帐户购买“邦宝拼图”。

2017年3月24日,林女士使用“佘一琳”帐户购买“邦宝之谜”,然后在2017年4月1日当天和当天通过微信向黄建国发送消息,以购买“邦宝之谜”。十,微信对话的证据和两人的笔录显示,“宝宝林”账户决策部门于3月24日购买了“邦宝之谜”,是黄建国制作的。此外,“佘某琳”账户的资金部分来自黄建国。

中国证监会证实,黄建国的交易行为与内部信息的形成高度一致,与内部人的谈话时间高度一致。

2017年3月22日,国金证券投资银行执行总经理丁某开始密集地准备有关收购的相关材料。悬挂邦宝拼图的关键时间节点已经确定。在同一天和3月23日,黄建国和丁分别打了3次和2个电话。 3月23日晚,黄建国和丁某与妻子闫莫林进行了交谈。 3月24日上午,在黄建国和丁某打电话给“佘某琳”账户后,卖出了3只股票,买了一大批“邦宝之谜”。 3月27日,Bangbao Puzzle被暂停。

黄建国的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的规定,并且构成了《证券法》中所述的内幕交易的非法行为。

有人认为收购失败,证监会认为这仍属非法

值得注意的是,在听证会上,黄建国及其代理人提出了辩护意见,认为与本案有关的收购以失败告终,不应视为内幕消息。

证监会认为,案件所涉及的信息是否构成内部信息,与重组的成功无关。只要重组正在进行中,该方就知道(或假定知道)并使用该信息进行交易,这构成犯罪。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况和社会危害,中国证监会决定根据020210条的规定,对黄建国处以30万元罚款。

(编辑:赵金波)

OPPO Reno 2防抖测试视频发布,网友:果断被圈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