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60周岁以上老人约2.5亿 如何真正实现老有所养有所医

国内新闻 阅读(561)
?

标签专题:养老院医生的居家养老

新华社北京10月25日电问题:中国约有2.5亿60岁以上的老年人如何才能真正实现安全感和老年人医疗保健?

新华社记者王冰洋

截至2018年底,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约为2.5亿,占总人口的17.9%。中国老年人慢性病患病率高,致残率高,近1.8亿老年人患有慢性病,4000多万老年人残疾或部分残疾。

健康养老已经成为老年人乃至整个社会的刚性需求。目前,相对独立的医疗保健和养老服务体系无法满足老年人多层次、多样化的健康养老需求。迫切需要促进医疗保健与养老保健的结合。

为了让老年人过上幸福的晚年,国家卫生保健委员会近日牵头研究起草,并于25日由民政部等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深入推进医养结合发展的若干意见》,努力解决近年来各方反映的制约医疗保健结合发展的难点和难题。

“关于医疗护理相结合的文件的出台,回应了人们所关心的热点和痛苦问题。”北京协和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中国老年健康协会主席刘元利表示,这反映了政府相关部门在针对以往行政区划低效进行开拓创新方面的责任。

指的是方向:关注家庭护理和社区护理的发展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大力发展养老服务业,特别是社区养老服务业。在日前举行的国务院政策定期简报会上,国家老年办公室执行副主任、中国老年协会主席王建军表示,应该完善以家庭为基础、以社区为基础、以机构为补充、与医疗相结合的养老服务体系。

"从现在开始,最重要的是在家里和社区里为老年人提供帮助。"王建军表示,国家政策支持和金融投资的重点是住房和社区。在医疗卫生方面,也要充分发挥城乡医疗卫生机构的作用,向社区和家庭提供医疗卫生服务。

国家卫生委员会老龄健康司司长王海东最近表示,他将根据意见要求,重点加强社区和农村医疗保健的结合。加强社区和农村医疗护理服务设施数量,提高服务质量。我们将开展一个项目,以提高社区医疗保健和支持的整合能力。统筹农村乡镇卫生院、养老院、村卫生室和农村幸福医院资源,统筹规划,建设相邻建筑,整合医疗保障服务。

“未来,中国90%的老年人将在家里养老,7%将在社区养老,3%将在机构养老,中国的养老模式将是90±7±3。”刘元利说,社区和家庭养老符合养老传统和我国现实。

短板补充:提高医疗与护理相结合的服务质量。

针对目前存在的医生不懂护理、护理不懂医学、机构和人员积极性不高、难以实现医护一体化等问题,本次发布的意见侧重于短板补充。

如何提高医疗护理行业的服务能力?中国老年保健协会医疗护理联盟委员会主席王郭涛表示,应考虑服务提供者(即机构及其人员)的能力和意愿,以使他们能够提供高质量的服务。

南京秦淮周思祥老年护理医院自2009年成立以来,一直提供医疗护理服务。目前,它有130张床和120名老人。它不仅能治疗老年痴呆症、脑出血、肺部感染等常见老年病,还能提供康复、心理咨询、体检等服务。

"医疗护理相结合,许多老年人的传统疾病可以在养老机构治疗,而不必去大医院挤资源,一举两得。"老年人疗养院的院长刘汉强说。

然而,申办定点医疗保险单位已经成为一个难题:“2016年获得牌照后,定点医疗保险单位花了两年多的时间才下来。申请过程太复杂,接受过程不切实际。”刘汉强告诉记者。

申请医疗保险的困难也是许多医疗和护理机构的普遍问题。根据此次发布的意见,符合条件的医疗护理机构中的医疗机构将按照规定纳入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定点范围,并在正式运行3个月后提交定点申请。完成指定评估的期限不得超过3个月。希望困扰许多疗养院的难题能够得到解决。

为了提高事业单位的服务意愿,也提出了完善公共医疗机构开展养老服务价格政策的意见。原则上,收费标准应根据实际服务成本,提高公共医疗机构开展养老服务的积极性。

我们如何解决医护机构人手不足、标准参差不齐、不愿来医院和留住人才的问题?该意见提出了扩大相关专业招生规模、培养相关专业技术人员和服务人员、为医疗护理机构医务人员提供与其他医疗卫生机构相同的职称评定和待遇等措施。

建立制度:建立社会力量参与的机制。

本意见鼓励具有一定规模的养老机构增加医疗保健功能,以及具有一定市场需求的医疗机构增加养老和长期保健功能。同时,鼓励社会力量建立医疗和护理机构。专家表示,探索政府、市场、组织和其他各方之间的合作途径将有助于丰富医疗护理机构体系。

意见要求各地简化医疗护理机构的审批和登记,优化流程和环境,加大政府支持力度,给予医疗护理机构税收优惠、投资支持、土地供应、金融支持等支持。

上海老年研究中心首席专家、上海老年研究中心前主任尹志刚表示,政府鼓励资本进入老龄产业,这对普通人来说是件好事。然而,目前养老服务模式的商业模式尚未形成,处于探索阶段。首先,有必要防止养老服务变成老年房地产和其他“以牙还牙”。第二,要避免普通人误解养老服务,认为他们大多数是中高端。"老年护理服务应该是公众可以获得和负担得起的."

尹志刚还指出,简化医疗护理机构的审批登记便于更多机构进入,但这并不意味着监管放松,而是从以前的进入管理转向了全过程管理,这就对各个环节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要求更多的标准。意见明确,加强医疗护理服务监管。监督由卫生行政部门牵头,民政部门协调。

加强监管不仅包括服务质量,还包括医疗保险基金的支付边界。这一观点强调要明确“医学”和“护理”的界限。“医疗保险基金只能用于疾病诊断和治疗、医疗康复、医疗保健等医疗服务,不能用于生活护理。这一次,政策已经明确界定。”王海东说。

谁应该为老年人护理服务付费?专家指出,健康和可持续的医疗护理行业的发展需要促进市场的有效需求,其核心是老年人、其家庭和社会提供的支付能力。“这种长期护理的费用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负担。”

意见建议加快长期护理保险试点,开发多种老年护理保险产品,包括商业长期护理保险,以满足老年人的需求。

王郭涛表示,顶层设计明确后,需要系统、详细、可行的配套措施。“我期待着在国家一级进一步引入一个全面的评估系统和标准,以老年人为重点,整合医疗保健。让医疗护理机构和保险公司的服务标准和定价体系有章可循,让顶层设计落到实处,真正造福大众。”(参加写作:龚文、陆华东)

[编辑:张艳玲]

请保留转载这篇文章的链接:

-